首页 > 历史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中国通俗史53 东汉盛世汉明帝

刘庄继位后

                 

              中国史--东汉盛世汉明帝

       上集讲到公元一世纪中期,太子刘庄即位,就是汉明帝,他可是历史上最幸福的皇帝。母亲阴丽华是名望极高的太皇太后,皇后是品德最佳的马皇后,不久又立刘炟为太子,刘炟也爱好儒学,并宽容大度,那你说刘庄能不幸福吗?

      刘庄自己更是精通儒学和法家,什么事都办得明明白白,所以后人给他起的谥号为明帝。他即位不久就说了,“儒学是文化的精髓,大汉要以孝治天下,所有的官员都要学习儒学,从太学到乡学都要研究儒学,还有,所有后妃之家不得封侯参议朝政大事,才华再高也不能位列九卿。”

       就是说,汉明帝刘庄不但重视儒学,也兼用法学,禁止重用外戚和宦官,所以政治上比刘秀更明白,因为刘秀只是限制功臣而已。

       然后他又任命邓禹为太子太傅,自己的弟弟刘巷为骠骑将军,德高望重的太尉赵熹保留原职。这样功臣、宗室、官员的代表都得到了重用,上层建筑就平衡稳定了。

       接着他又说,“朝政大事必须经三公九卿朝议,由我裁决,各级官府处理政务,都要行名文,依刑法,条理清楚。”

       你看他把外戚的势力控制住,把高层的关系平衡好,把各级官府处理政务的规则说清楚,这样检查政务就有据可查,对吧?而他又是总裁,大事都由他裁决,他又精明能干,啥都明白,那你说工作能干不好吗?这就叫严以察吏,宽以驭民,是中央集权制的精髓。

       不过他一有机会呀,就偷听偷看大臣的私下活动,这一点就过分了,因为水至清则无鱼嘛!而他有时亲自查账,发现官员犯错了,甚至亲自手持木杖责打,也真是够奇葩了,不过官员做事确实更慎重了。

       当然,那个梁松曾经陷害的大功臣马援,那可是马皇后的老爸,虽然马皇后从来不提,但刘庄不能装傻,对吧?所以看到虎贲郎将梁松始终那么嚣张,就经常斥责他。

       大臣一看皇帝都讨厌梁松了,他们怕啥呀?于是就纷纷弹劾他,梁松就被免职了。可是梁松是谁呀?那是刘秀的女婿,哪吃过这个亏呀?于是就有怨言,就发牢骚,并诽谤别人,结果就被处死了,你看抱怨只会让事情更糟,对吧?

       不久,刘庄又派使者去印度取佛经,结果使者在西域遇到一些懂佛经的沙门,就带回洛阳。刘庄就为他们建了一座寺庙,叫做白马寺,于是佛教在中国就流行开了,当时很时髦的,许多王侯贵族都信佛教。当然那时的佛教传播者沙门,都是学问高有修为的人,可不是现在那些只想着赚香火钱的和尚。

       这时匈奴又犯边了,丝绸之路的商人也经常被匈奴人掠夺。刘庄就说了,“汉朝休养生息这几十年,北匈奴人太猖狂了,我们再不对他用兵,南匈奴也不会安分。再说,西域已经脱离汉朝60多年了,也该经营一下了,现在各路兵马已准备一年多,可以攻打北匈奴了。侍卫总管窦固,你领骑兵12000人从凉州酒泉出发,副总管耿秉,你领骑兵10000人从居延塞出发。太仆祭肜,领骑兵11000人从河东高阙塞出发,骑兵总管来苗,领骑兵11000人从平城塞出发,开始攻击北匈奴。”

       窦固是窦融的侄子,能文能武,曾经平定过西羌叛乱的。他领兵一直进军到天山,终于遇到北匈奴呼衍王,斩杀上千人,然后一直追到战略要地伊吾,也就是现在的新疆哈密,然后驻军并开荒屯田。

       耿秉是耿弇的侄子,也是能文能武,横穿沙漠600里,找到匈奴大营时,匈奴人已经跑没影了。

       骑兵总管来苗进军到匈奴河的匈奴大营时,匈奴人也跑没影了。而最大的官儿就是太仆祭肜了,但却迷路了,回来后就被贬为平民,说明汉明帝赏罚分明,对吧?

   然后窦固又派军中假司马班超出使西域各国,那班超可是大史学家班彪的儿子,也是能文能武。他们到达鄯善国时,鄯善王对他们很热情,但很快就冷淡了。

于是班超招来接待他们的侍者,并诈他说,“匈奴使者来了几天了,住在哪里?”

侍者急忙回答,“已经来了三天,住的地方离这里30里。”

于是班超把那个侍者关起来,招集36个随从一起喝酒,喝得差不多时就说,“匈奴使者才来了三天,鄯善王就开始冷落我们,如果匈奴使者让鄯善王把我们抓起来交给他们,那我们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你们说怎么办?”

 那些随从说,“我们都听你的。”

 班超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夜晚放火烧那些匈奴人,再趁乱把他们都干掉,那么就断了鄯善王与匈奴合作的后路,并震慑住他,我们就成功了。”

  有人说,“这么大的事,应当和郭从事商量一下吧?”

  班超气愤的说,“好坏就在今天了。郭从事只是个普通的文官,知道我们的计划肯定会害怕,万一泄露了消息,我们就都没命了,到时候连个英雄都算不上,多丢人。”

  众人一听,“好,我们听你的。”

  于是班超做了详细的安排。天黑以后带领36个随从奔向匈奴使者的营地,然后十个人带着战鼓来到营房的后面,其他人手持刀剑守住营房的各个出口。

  班超一看布置好了,就命人顺风放火,那十个人鼓声齐鸣,喊杀声震耳,匈奴人大乱,跑出营房门的被班超连杀三个,并说,“就这么干。”

  结果匈奴使者和30多个随从跑出来的都被杀掉,还有一百多个被烧死在营帐里。

然后班超派人叫来鄯善王,给他看了匈奴使者的人头后说到,“大汉朝是你们小国可以怠慢的吗?你们比匈奴人更强大吗?大汉朝要过你们西域各国的钱财吗?我们是来保护你们不受匈奴人钳制,维护南北丝路的安全,维护西域各国稳定和繁荣的,你们要配合我们的工作才行。”

  鄯善王吓得连忙叩头,“我愿意臣属汉朝,绝没有二心。”

  随后,鄯善王把王子送到汉朝作人质,班超也将情况汇报给窦固。

  窦固当然高兴了,“好样的,我现在就将你们的功劳上报朝廷,并请求朝廷派使者正式出使西域各国。”

  刘庄接到窦固的汇报以后,就说了,“有班超这样的官员,为什么不派他做使者,而需要另选他人呢?任命班超为军司马,让他继续完成岀使的任务。”

  于是窦固说,“皇上亲自任命你为军司马,继续出使西域各国,现在于阗国是南路的大国,你岀使于阗国吧,多带些兵马随从。”

  班超说,“既然于阗国称雄南路诸国,我多带几百人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有我那36位勇士足够了。”

  可是匈奴的使者正坐镇于阗国呢,班超到达后于阗王对他很冷淡,而于阗国的巫师竟然以神的名义向汉朝使者索要一匹马做祭品。

  班超就说了,“可以呀,既然要选祭祀用品,就不能马虎,必须巫师亲自来挑选才行。”

  几天后,巫师牛哄哄的来到汉朝使者的营地,班超立刻把他的头砍下来,并亲自带着巫师的人头去见于阗王,并说,“你没听说我在鄯善国诛杀匈奴使者的事吗?你也比匈奴强大吗?竟然轻视帮助你们的大汉朝,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吗?”

  于阗王吓坏了,“听说过,听说过。我马上派人杀死匈奴使者向你谢罪,愿意归顺大汉朝。”

    于是班超赏赐了于阗王和他的臣子们许多财物,坐镇于阗国召见南路的诸侯国国王。这下不得了,连最牛逼的于阗国都归顺汉朝了,其它小国敢不归顺吗?于是纷纷派王子到汉朝做人质,西域与汉朝中断了65年的关系,到此时又恢复了,这主要是班超的功劳。

  当然也有几个国家仍与匈奴合作,没有归顺汉朝,比如车师国、莎车国、龟兹国等。

  第二年刘庄派窦固和耿秉,率14000骑兵与大月氏的几千骑兵一起,在新疆巴里坤湖附近,打败了西迁至天山附近的白山部北匈奴。

  然后窦固、耿秉又领兵征服了车师国。于是刘庄说,“任命陈睦为西域都护府都护,管理西域各国事务;耿恭为戊己校尉,统领西域各国军队。”于是东汉就全面恢复了对西域的管理。

  第三年,汉明帝刘庄就挂了,太子刘炟即位,就是汉章帝。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ngshe99.com/history/14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