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武松、李逵先后反对招安,为何宋江要砍李逵的头,却不敢动武松?

山东及时雨,郓城黑宋江,宋江凭借着自己的乐善好施,早已扬名四方,以至于江湖中人一听到宋江的名号,都会连口称赞。武松和李逵两人也是如此,早早的就知道了宋江这个人,只是没能与其相见,因此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被宋江的人格魅力所迷惑,只是随着接触的

原标题:武松、李逵先后反对招安,为何宋江要砍李逵的头,却不敢动武松?

山东及时雨,郓城黑宋江,宋江凭借着自己的乐善好施,早已扬名四方,以至于江湖中人一听到宋江的名号,都会连口称赞。武松和李逵两人也是如此,早早的就知道了宋江这个人,只是没能与其相见,因此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被宋江的人格魅力所迷惑,只是随着接触的多了,两人对宋江的态度也就不再一样。

武松第一次和宋江相识,离别之时敬佩宋江为人,拜宋江为大哥,还收到了宋江的十两银子,最后含泪分别,直到第二天都还在称赞宋江为人豪爽。李逵第一次见到宋江,也得到了宋江的十两银子,当时就欢喜的不得了,决定要追随宋江,从此以后便成为了宋江的头号铁粉,直至死去。

看似对宋江忠诚的两个人,他们的心思却和宋江并不相同。宋江一心想要招安,而武松在经历了官场的黑暗之后,自然对朝廷恨之透顶,不愿意归顺,而李逵只喜欢杀人,也喜欢梁山上的快活日子,因此反对招安。

展开全文

梁山大聚义之后,宋江在宴会上终于吐露出自己的心声,“望天王降诏早招安”。这句话可以说是惹怒了武松,于是武松不顾宋江的颜面,在乐和还没唱完这首词的时候,就率先出头反对“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们的心!”

梁山上的一百零八位好汉,反对招安的其实有很多人,但是唯独只有武松敢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宋江。随着武松的话音落下,李逵瞪大双眼,怒道“招安,招安,招甚鸟安!”接着就一脚踢翻了酒桌。

李逵一直可都是宋江的头号铁粉,这次竟然当着所有兄弟的面反对宋江,这让宋江的面子往哪里放,不仅如此,宋江的权威也遭到了挑衅,于是宋江就说要斩了他。“这黑厮怎敢如此无礼?左右与我推去,斩讫报来!”

虽然李逵行为过激,但是第一个出来反对宋江的是他的结拜兄弟武松,为何宋江要斩李逵而不敢动武松?难道只因为武松是他的结拜兄弟?宋江在之后说过,李逵和他情分最重。从宋江的话中可以听出虽然武松和他是结拜兄弟,但是相比起来他和李逵感情更深,因此不会因为这层关系而斩李逵而放武松。

宋江道:「我在江州醉後,误吟了反诗,得他气力来,今日又作《满江红》词,险些儿坏了他性命!早是得众兄弟谏救了。他与我身上情分最重,因此潜然泪下。」

宋江在这段话里也说了,自己是酒醉,所以差点误了李逵性命,难道真如他所说?当然也不是!如果是酒醉的原因的话,为何还是不懂武松,而偏偏要斩李逵?显然这是宋江在给自己找的台阶。那宋江到底为何不敢动武松呢?

首先武松和李逵的性格不同,李逵在收了宋江的钱之后,心也已经属于宋江。武松不一样,他在打虎杀人之后,已经在当年的武二身上又增添了几分威严和杀气,再加上打虎成名,很多人对武松都是非常的敬佩,在这一点上武松足以镇得住宋江。所以尽管宋江是大哥,但他的气场在这时候的武松面前还是要稍逊一些的

再者,如果宋江的大哥气场本应强于武松,那他在武松面前也还是要弱上三分。早在宋江和武松第二次分别的时候,宋江就已经向武松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宋江道:“不须如此。自古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兄弟,你只顾自己前程万里,早早的到了彼处。入伙之后,少戒酒性。如得朝廷招安,你便可撺掇鲁智深、杨志投降了。日后但是去边上,一刀一枪,博得个封妻荫子,久后青史上留一个好名,也不枉了为人一世。我自百无一能,虽有忠心,不能得进步。兄弟,你如此英雄,决定做得大事业,可以记心。听愚兄之言,图个日后相见。

宋江的话里已经表现出了他的为人,他曾怂恿武松上二龙山撺掇鲁智深、杨志二人。武松是什么人呢?恩仇必报,重义气,他既然投了二龙山,自然想的就是真心和鲁智深等人相交,而不是有撺掇之心,只为自己的以后着想。也是因为这一点,武松才开始和宋江疏远。

宋江的真心其实并非以“义”字与人相交,而是因为自己没有能耐,这才想要凭借着众人的力量把自己推动进步。这一点武松又是最早知道的一个人,武松手中握着宋江这么个把柄,宋江怎么敢轻易动武松呢?

最后再看武松的背景,并不单单只是打虎英雄,他还是二龙山的三把手,和鲁智深是形影不离。除去白虎山孔氏兄弟是宋江徒弟不说,桃花山李忠,少华山史进都和鲁智深交好,他们也都是一起上的梁山。早在上梁山之前,三个山头头领就有交情,也一起联合,三山系统也是仅次于宋江派系的第二大势力,有这么强大的一股力量,宋江自然不敢轻易得罪。

宋江对武松并不责罚,只是问武松为何那么说。武松尚未回话,鲁智深就说道“只今满朝文武,多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了,洗杀怎得乾净?招安不济事,便拜辞了,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

这还没怎么呢,鲁智深就说了要这样招安,那还不如各自散去。鲁智深的这句话可是有着很重的分量的,这也是宋江所忌惮的。他如果动了武松,那么损失的就是非常强大的一股势力,并且因此带动的影响更是难以想象,宋江既然做了老大,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一点呢?

综合这些原因,宋江也就只能谎称醉酒而要斩李逵,以此给自己找来台阶下,挽回自己的些许大哥脸面,而不敢动武松分毫。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ngshe99.com/history/1156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