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党史博览】渠县英雄赵佛山

来源:渠县党史研究室 说起赵佛山,贵福的人都说他了不起。是的,他是北京军区装甲兵部队的老政委,1953年在朝鲜板门店参加停战谈判会,跟美国人较量,很会据理力争。他当过红军、八路军、解放军,生活经历很丰富,故事也很多。这里,只讲他少年时代一段

原标题:【党史博览】渠县英雄赵佛山

来源:渠县党史研究室

说起赵佛山,贵福的人都说他了不起。是的,他是北京军区装甲兵部队的老政委,1953年在朝鲜板门店参加停战谈判会,跟美国人较量,很会据理力争。他当过红军、八路军、解放军,生活经历很丰富,故事也很多。这里,只讲他少年时代一段不平凡的往事。

他出生在渠县贵福大庙河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一家八口人住在三间破旧的小屋子里,两亩薄田无法维持生计,他的三个哥哥和赵父不得不去给地主家做长工,赵母负责料理家务,照顾他和他的弟弟,还要打席子卖,挣点油盐钱,应付家中日常开销。

赵母很勤劳,也不爱多说,一件伤心事埋在心头,生怕别人再提起。什么事呢?附近的老年人说,赵佛山一出世就很不幸。人家的孩子一生下来便“哇啦哇啦”叫个不停,可赵佛山呢,一落地不哭也不叫,像个“死娃儿”。一家人都觉得意外。赵母知道后昏死了过去。赵父含着眼泪,找了块席子,将小儿子裹上,再用篾条捆起来,准备拿到后山埋了。赵父把孩子放在门后,走到妻子的床前,安慰她别难过,说这是命,没办法的事。说完,赵父就去找锄头。这时,妻子说:“听,儿子哭啦!”“是吗?”赵父惊异地丢掉手中的锄头,走到门后,耳朵贴近席子细听,果然有微弱的呼吸声。他连忙解开席子,把孩子抱在手上,赵母翻身爬起来说:“快把孩子抱过来给我。”这时,儿子又哭了起来,声音比先前大得多。这下,赵父、赵母两口子抺掉泪水,露出了一丝微笑。赵佛山就这样活了下来,靠附近一位隔房嫂子的奶水喂满了月。

长到六七岁时,赵佛山看见人家屋头的细娃儿背着书包去上学,非常羡慕,于是就把自己要读书的想法告诉了父亲。家里人连饭都吃不饱,到哪里筹钱做学费?赵父一阵唉声叹气后,只好勉励儿子说:“好好放牛割草,等到明年再说吧。”到了第二年,他仍然没法上学。过了好几个明年,赵佛山始终没有等到背上书包上学的那一天,他知道,不怪爹,不怪娘,只怪家里太穷。所以,赵佛山不再提上学读书的事,勤勤恳恳为家里放牛割草、捡柴拾粪,还帮助母亲打席子;逢场天,背上萝卜、青菜上街去卖,为父母分忧。虽说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很平静、很和睦。没想到,赵佛山长到11岁那年冬天,他的四个哥哥就跑了三个,跑到哪里去了,谁也不知道。

为什么跑?出了什么事?一家人猜上猜下,猜了一个晚上,还是丈二的和尚, 摸不着头脑。后来听人说,杨森坐渠县, 安排他侄儿杨汉域把水口,为加强治安,扩大壮丁队,到处抓人当壮丁,抓得人心惶惶。赵家三兄弟和其他年轻人听到这一风声,全都跑了。赵佛山的大哥去陕西挑棉花,用劳力换钱;二哥到远房亲戚家躲藏起来;三哥在有钱有势的财主家当长工,乡丁、保长不便碰硬;四哥是老病号,走路都很吃力,别说做事了。赵父退后一想,还好,灾难总算没有降到家里来。常言说,是祸躲不脱,躲脱不是祸。哪里知道,抓壮丁抓不着赵家的成年人,倒抓起未成年的赵佛山来了。这时,赵佛山才11岁。一天,他在大庙河边割草,保长领着一群乡丁走到他跟前,对他说:“走,到街上去一趟!”赵佛山转身说:“我不去!”一个乡丁用枪抵住他的背脊:“不能依你,去也得去, 不去也得去!”赵佛山反问:“去做啥子?”乡丁回答说:“问那么多干啥,到了乡公所就知道了。”赵佛山被押到乡公所,和许多人一起被关进一间黑屋子里。

这事让赵家父母知道了,他们很着急,想不通,气极了,敢怒不敢言。为什么抓壮丁抓到十一二岁的娃娃头上来了?气归气,理归理,思前想后,只得忍气吞声。一连几天,赵父、赵母在街上请客送礼,托人说情。结果是,客也请了,钱也花了,好话说尽了,儿子不但没有救出来,还被送到县城衙门口,在那里关了两个多月。赵父、赵母省吃俭用,东拉西借,凑足了30个大洋,给保、乡、县有关的头头层层塞包袱,这才把赵佛山放了出来。赵佛山幼小的心灵感悟到当时社会的黑暗。他多么希望穷苦人有扬眉吐气的日子啊!

一个漆黑的夜里,赵佛山的大哥从陕西回家来了。消夜的时候,赵佛山的大哥说,生意不好做,赚钱太难了。不过,我们这次最大的收获是碰上好人了。“谁?”赵佛山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求水解渴似的问大哥。

大哥情不自禁地答道:“红军,说话和气,对人客气,是我们穷人自己的队伍。打土豪,分田地,穷人当家做主。”赵父、赵母一听,心眼儿豁然亮了,似乎觉得苦日子就要熬出头了。两人异口同声地问:“红军啥时到我们贵福?”赵佛山的大哥说:“快啦,快啦!”就这样,全家老小日日夜夜盼红军。

1933年的秋天,就是赵佛山13岁的时候,红军三十二团一营营长胡奇才带领一支红军来到贵福,建立了贵福区苏维埃、黄泥乡苏维埃,接着是组织贫苦农民打土豪劣绅,没收他们的田地、财物,分给穷人。赵佛山看到这一切,心里非常高兴。他到红军驻地找到胡营长,要求参加红军。胡营长告诉他:“你年龄还小,去报名参加童子团吧!”于是,他赶到大庙河村苏维埃,村主席让他和十多个孩子一起组成童子团,由他当团长。他们的任务是看守犯人,盘查可疑的人,守住消水岩的路口要道。赵佛山很积极,很机灵,红军战士都喜欢他,后来被派到川陕省少年儿童训练班学习,这时才开始学习文化,也懂得了革命道理。结业后,他被安排到红四方面军总医院当“看护”,负责给伤员消毒、换药。那阵使用的药物非常简单,食盐水是消毒的主要代用品,有时用点儿黄铵粉、碘酒之类的,都是从敌人那里缴获的,纱布、绷带等东西用了洗,洗后消毒再用,一直用到无法再用为止。那时的伤员吃的是瓜菜加米饭,肉和油很不容易见到,赵佛山年龄虽小,却能经受这种锻炼和考验,很快被批准加入了共青团,之后转为共产党员。

延安宝塔山

更艰苦、更困难的考验来了。据说,为迎接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离开了通南巴,开往四川西南地区,14岁的赵佛山随部队转移到雪山下。那时大雪封山、四周白得晃眼睛。野战医院的医务人员不仅自己要爬过山去,还得把所有的伤员都护送过去。轻伤员由一个人扶着爬,或两个人搀着爬,重伤员由四个人抬着爬。山里缺氧,走一段路就得休息,换换气;山路又窄又滑,倘若一脚踩虚了,就要掉下山去,十分危险。医务人员胆大心细,咬紧牙关,终于闯过了道道难关,到了一个叫马镇的山沟里。这时,医务人员粮食吃光了,打算在这里买粮,解决吃饭问题。医院组织了20多人的购粮队深入老百姓家中。这是藏族村落,他们听到国民政府的反宣传,家家户户关门插锁,逃跑得无影无踪,到哪里去买粮呢?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沟里沟外继续走村串户。刚刚走到马塘两边和一条小河边时,谁也没想到,一群荷枪实弹的地方武装把购粮队包围了。医院院长、教导员知道后,组织了100多名武装人员赶去营救。哎,已经晚了,20多个同志全部被杀害在河边滩上。有的衣服被扒得光光的,有的全身都是血淋淋的刀口子,有的女同志被糟蹋得使人看不下去。赵佛山和战友们怀着深仇大恨,流着悲伤的眼泪,把这些大哥哥、大姐姐一个个地安埋了。三个月后,部队向炉霍方向进发,开始过草地了,草地有干草地,还有水草地。干草地过起来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水草地——表面是草,草下面是稀泥巴,一不小心陷进去,就爬不起来。用绳子拉、杠子抬。当然,有救起来的,也有救不起来的,一些体弱有病、年龄大的同志陷进去后,就没有办法救了。草地的气候变化很大,有时被太阳烤得受不了,有时风雨交加,有时结冰下雪,环境相当恶劣,不少伤病员由于缺氧抵抗力差,死在草地里。当时吃的东西和烧的东西都得背在背上,比如糌粑、青稞、豌豆,还有20斤左右木柴。用木柴和草地上的牛羊粪做燃料,可以把食物煮熟。带的东西吃光了,就吃野菜、草根,有时捡到一点牛羊皮、牛羊肠肚拿来充饥,这些东西是走在前面的同志吃剩丢下来的,谁能捡到就算是一种幸运。

草地走完后,经过天险腊子口,到达甘肃省的会宁县,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在这里会师。15岁的赵佛山看到自己队伍的阵营,真是欢天喜地,激动万分。认为这下可好了,可以在川陕甘一带驻下来,部队有了休整的时间和机会。不久,红军渡过黄河,组成两万多人的西路军,主要任务在于消灭军阀马步芳、马步青,还有胡宗南的部队,前后激烈搏斗四个多月,歼敌两万多人。在这种情况下,部队不得不进入祁连山区。这时,赵佛山从医务人员调整到二六八团一营营部通信班去当通信员。

祁连山的环境比雪山草地更恶劣,完全是一个飞沙走石和冰封雪盖的世界,行军47天,看不见一户人家,望不见一只飞鸟。行进中,赵佛山突然望见一片小森林:“你们看,前面有森林!”大家立刻高兴得跳起来,因为夜宿森林可以抵挡风雪。到了冬天,战士们还穿着单衣。所以,森林就成了温暖的屋子。所带杂粮吃光以后,充饥的是草根、树皮,偶尔有一头野牛、野羊,大家都会欢呼起来。战士们见不到一粒盐巴,时间一长,走路常常是脚软手软、头昏眼花。15岁的赵佛山听到年长的战士说:“不能叫苦,要战胜困难,走出祁连山,找到党中央,找到毛主席就好了。”他暗暗下决心:向同志们学习,革命到底。

这支部队经过千辛万苦,终于走出了祁连山,1937年4月,陈云同志带着党的关怀,用数辆汽车,载着军服、食物甚至碗筷,赶到甘肃、新疆交界的地方,把西路军官兵接到迪化,就是现在的乌鲁木齐,组织大家一边休整,一边学习。赵佛山想,小时就想学文化,没有学成,现在机会来了,不但学语文、数学,还学物理、化学、地理、历史,而且把学习文化当作战斗任务。赵佛山生怕学不好,辜负了党的期望,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各科学习成绩都比较好,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称赞。

1940年1月,20岁的赵佛山终于来到昼思夜想的延安,不久,他被分配到中央机要处工作。赵佛山从此告别了少年时代,长大成人了。

(赵佛山,渠县贵福人。1933年在家乡参加红军,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装甲兵部队原副政委。本文根据他的《我的少年时代》改编)

编辑:赵寻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ngshe99.com/history/1118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