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古比井之战:意大利装甲师的荣光

二战中的意大利军队通常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有关他们战败的笑话可谓史不绝书。然而意军也并非是“屡战屡败”,在1941年秋季的北非战场上,一支意大利装甲部队就曾上演过力抗英军进攻的好戏。
“十字军行动”在即
二战中北非战场的形势变化,

原标题:古比井之战:意大利装甲师的荣光

二战中的意大利军队通常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有关他们战败的笑话可谓史不绝书。然而意军也并非是“屡战屡败”,在1941年秋季的北非战场上,一支意大利装甲部队就曾上演过力抗英军进攻的好戏。

“十字军行动”在即

二战中北非战场的形势变化,就有如沙漠热风一般反复无常。英军刚刚在1940年底重创意大利第10集团军,旋即就在1941年春天被隆美尔率领的两个德国装甲师打得丢盔卸甲,不仅把刚刚从意大利人手里夺来的利比亚昔兰尼加地区丢给了敌人,还致使重要的港口城市托布鲁克陷入重重包围。

当英军退至埃及-利比亚边境时,英国人决心扭转不利局面。5月15日,英军第8集团军发起“简洁行动”,这次反击确实够“简洁”,在获得最初的成功之后,仅仅两天之后就因为后继乏力而停顿下来。到了6月15日,英军又发起“战斧行动”,同样只维持了两天攻势就被德国非洲军击退。

正寻路前进的英国装甲部队

当重新退到埃及边境的英国人开始舔舐伤口之际,英国首相邱吉尔又敦促他的新任中东战区总司令克劳德·奥钦莱克将军再掀新的攻势,而且是“立即进攻”。奥钦莱克很清楚当务之急是补充兵员和装备,所以就算来自伦敦的压力再大,他在之后的几个月里都拒绝采取行动,反倒是不断向国内提出增兵的请求。

以他独到的方式,奥钦莱克在1941年的夏季和秋季逐步为英军的下一场攻势积蓄了力量,拟议中的进攻代号为“十字军行动”,定于11月初实施,目标是摧毁轴心军的主力、解围托布鲁克、继而夺回整个昔兰尼加。

最终的作战计划交由奥钦莱克和第8集团军司令艾伦·坎宁安中将讨论。为了执行计划,第8集团军的第13军和第30军将大举出动,以压倒性的兵力优势一路西进,冲破敌人对托布鲁克的包围。根据一段时间以来的侦察,轴心军的3个意大利步兵师和1个德国步兵师正在封锁托布鲁克,德军第15装甲师和第21装甲师保留在纵深区域,而在托布鲁克以南的位置上部署着意大利的“公羊”装甲师,后者被坎宁安视作“不值一提的对手”。

在英军紧锣密鼓筹备进攻的同时,德国和意大利的高级军官们也在策划着下一步的行动。拿下托布鲁克是轴心军进军埃及的必要先决条件,因此隆美尔打算在11月的第3周发起最后的攻城战。

尽管有情报指出英军正在埃及边境厚集兵力,但是隆美尔和北非轴心军的最高长官意大利人埃托雷·巴斯蒂科元帅都认为并不存在“迫在眉睫”的威胁。就算英国人确实想要发动进攻,隆美尔仍然对自己的装甲部队信心十足,他认为自己对托布鲁克的围困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北非战场上的意大利坦克和摩托化纵队

古比井的“肥肉”

1941年11月16日至17日,在从埃及的梅萨马鲁特铁路终站点到利比亚边境的210千米距离上,坎宁安中将麾下的十万大军、600辆坦克和5000辆各种车辆排成多路队列滚滚西进。这是一场沙漠暴风雨中的行军,漫漫黄沙变成了罕见的无际泥浆。

英军装甲部队在18日挺进加布尔萨利赫的过程基本平安无事。其间,坦克队列停下来补充燃料,装甲旅的侦察分队则向西搜索敌人,侦察队报告称和德军的侦察分队发生了接触,后者被判明是德军第21装甲师的第3侦察营,不过双方只是短暂冲突,伤亡也很少,至于敌军主力更是完全不知所踪。

英国指挥官对自己在“十字军行动”初起阶段所取得的成就感到兴奋,但是敌军的反应却让人捉摸不透,奥钦莱克、坎宁安和戈特都感到困惑。第8集团军连日来都在朝隆美尔的后方进军,却没有引起明显的反应,空中侦察也没有发现任何能够表明德军准备实施反击的迹象。这几天进军过程中最大的“敌人”倒是机械故障:第7装甲旅的141辆坦克中有22辆为此趴窝,而第22旅的坦克亦从156辆减少到了136辆。

综合各部的报告后,奥钦莱克下令第7装甲师在19日向加布尔萨利赫西面的古比井搜索前进。这道显得不那么确定的指令反映了英军高层的不安情绪:隆美尔和他的非洲军在哪里?

隆美尔在他位于甘博特的前进指挥所里。在他看来,英军装甲部队向托布鲁克以南的进军只是为了吓唬当面的意大利人,目的是转移他对于托布鲁克的关注。因此这位“沙漠之狐”拒绝了非洲军军长路德维希·克鲁威尔中将要求紧急派遣一个德国坦克团南下应对的要求。

英国人这边,接到最新指令的戈特少将开始给部下分配任务,他要求第22装甲旅攻击古比井,第7装甲旅进取古比井西北面的西迪雷泽并从那里指向托布鲁克,第4装甲旅则在两旅之间呼应以随时迎击前来支援的德国装甲部队。

驻守在古比井的敌人是意大利的“公羊”装甲师,这在英国人眼中就是一块肥肉。但是这一新的安排实际上改变了“十字军行动”的初始设计。奥钦莱克原本想要集中使用装甲力量并尽可能快地攻向托布鲁克,而现在,对装甲部队的使用由集中变成了分散,这样做的后果很快就会显现出来。

集结中的意大利坦克编队

坦克对坦克

11月19日清晨,第22装甲旅向古比井进发。走在最前面的装甲侦察车不久后与一队意军士兵发生冲突,后者做了短暂抵抗便撤退而去,似乎映证了戈特少将对意大利人的轻蔑判断是正确的。

初战告捷让第22旅的紧张情绪有所放松,这支正在前往古比井的英国坦克部队并不是沙漠老手,也缺乏足够的训练。成立于1939年的第22装甲旅是在不久前的10月4日刚刚抵达埃及的,全旅本以为有足够的适应和训练时间,不料很快就被推上了战场。

不过受命进攻的第22旅旅长斯科特·库克伯恩准将对此倒并无太多顾虑,他很高兴由自己的部队担负起确保英军南翼安全这一重任,此外他也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够让他那些青涩的部下们在同意大利人这样的二流对手的较量中积累经验,以便在面对强硬得多的德国人时已经做好了准备。此外,库克伯恩还得知如有需要,南非第1步兵师将会为他提供后援。

戈特也确实在前一天就向南非第1师发布了行动指令,然而由于技术原因,南非人是在19日上午才收到命令的,而且这道命令被解释为在英国装甲部队占领古比井后,才需要南非人上前。因此,和库克伯恩预想的不同,当第22装甲旅在古比井对抗“公羊”师时,将不会存在至关重要的友军步兵和炮兵的支援。

和缺乏经验的英国人相似,意大利“公羊”装甲师的经历也并不丰富。这支部队于1941年1月进抵北非战场,之后只有若干分队参加过一些零星的战斗。在古比井,由马里奥·巴洛塔少将指挥的“公羊”师将首次以一个完整的师进行战斗。

虽然隆美尔在18日晚上向巴洛塔的上级,意大利第20军军长甘巴拉将军发出电讯,让后者不要担心英国人可能的行动,但甘巴拉认为事态严重。他警告了巴洛塔,并要求后者立即做好全力应战的准备。

围绕着古比井,巴洛塔的部下已经构筑了连绵的防线,重点部位是三处主支撑点,每一处都驻有一个摩步营,其后方部署了随时可以投入反击的坦克,还能得到师属炮兵的有效支援。就在战斗打响之前,巴洛塔又搞来了7门能够发射穿甲弹的102毫米舰炮,他把它们安装到卡车上,从而成了一种有效的机动反坦克武器。

隆美尔对英军的初期攻势并不以为然

迎头撞向火力网

当英军第22装甲旅在19日上午朝古比井挺进时,巴洛塔亦派出一支由16辆坦克和数门75毫米野战炮组成的分遣队往古比井以南展开搜索。在了解到英军的动向后,这支分遣队开始主动迎上前去。大约在9时30分,发自第22装甲旅的25磅炮弹开始落在意大利人附近,但是意大利坦克手不退反进。英国人这边,第2皇家格洛切斯特轻骑兵团的坦克亦大胆迎前,双方随后展开炮战,到11时形成了僵持之势。

虽然可以看到有越来越多的英国坦克从东北方向接近,在场的这惟一一支意大利坦克部队却选择了继续抵抗。在这场历时约10分钟的激烈搏斗中,16辆M13/40中型坦克同40辆“十字军”巡洋坦克展开了对决。第22旅所使用的“十字军”是英军中较新的坦克型号,机动能力较强。相比之下,第7装甲旅仍在使用老旧的A13巡洋坦克,而第4装甲旅则配备了装甲轻薄的美制M5“斯图尔特”式轻型坦克。

“十字军”坦克配备四人车组,重19吨,最大速度43千米/小时,车体最厚处的装甲厚度为49毫米。这种坦克受人诟病的一个缺点是2磅炮射程有限,威力也有限;另一个麻烦是机械装置的可靠性很低。在投入“十字军行动”之前,“十字军”坦克并没有经过足够的测试,而第22旅的坦克手们更是很少有机会接受实战化训练。

当然了,与之交战的意大利M13/40中型坦克也不是什么令人放心的武器,隆美尔曾评价道,“每当我想到这些过时的东西,我都感觉自己要病倒了。”M13/40的四人车组必须忍受装甲防护不足和动力有限的工作环境,意大利坦克在沙漠地带的平均速度仅为13千米/小时,配备的47毫米主炮同样威力不足,至于没有配备无线电这一点就更不及“十字军”坦克了。

尽管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占有优势,在这场坦克战中占据上风的却竟是意大利人。最终有8辆英国坦克和3辆意大利坦克被摧毁,寡不敌众的意大利人此后退回到古比井的防线,这一结果多少让受挫的英国人感到了一丝宽慰。

在自己的第一次坦克战中“胜出”后,英国坦克手兴奋不已,他们渴望完胜面前这个“士气低落和易于对付”的对手。当第4伦敦自耕农神枪手团开始接近格洛切斯特轻骑兵团的左翼时,进攻古比井的战斗便在中午重新打响了。

虽然英军的侦察分队在那时发出了警告,称前方的敌军布阵严密,兵力雄厚,而且坦克必须依靠步兵的配合才能有效夺取敌方阵地,但是两个装甲团的长官仍不为所动,他们下令两路人马联手向古比井的意军阵地发动正面强攻。

两个英军装甲团迎头撞上了意军的火力网。英国坦克先是冲击意大利人的右翼,在那里遭遇密集的反坦克炮火后,没有经验的英国坦克手们在混乱中改而向意大利阵地的中央部位转移,结果在那里迎来了更猛烈也是更致命的火力打击。

由于攻击方和防守方之间的距离非常近,意大利人手中那些过时的47毫米和75毫米火炮也能发挥作用,对迎面而来的英国坦克造成了重大杀伤。而在自己的步兵和炮兵对英军施以坚决阻击后,巴洛塔少将又适时派出第132装甲团第3营的坦克发动了反击,从而彻底瓦解了英国人的这场攻势。

在古比井受挫的英军士兵一脸茫然

意大利人的士气和决心

在旅长库克伯恩准将与他那受创的两个团的指挥官进行了短暂的无线电会议后,两路部队被要求在原进攻方向的右面再做一次攻击尝试。第22装甲旅再次暴露了它战斗经验不足的缺点,两个装甲团就在敌人火力范围内向新的出发位置移动,结果在这一过程中又损失了更多的坦克。

不过英军新的进攻多少出乎意大利人意料之外,到13时30分取得了初步成功。在意大利炮手开始调整他们的射击方向之前,英国坦克的袭击重创了意军第7摩步营,面对着开上来的“十字军”坦克,感到孤立无援的意大利步兵不知所措,其中有300多人向英国坦克投降。

不过这些意大利人成为俘虏的时间非常短暂。在看到英国坦克后面并没有步兵跟随时,意大利士兵重新拿起武器进入战斗,这时支援的坦克和炮火也适时到来。结果,意军以步坦协同夺回了失地,完全封堵住了阵地上的缺口。

不甘心受挫的英国坦克试图从侧翼实现包抄,但是缺乏战斗经验的坦克手们掉进了意大利人的陷阱:15时过后,他们遭到了意大利卡车反坦克炮的猛击。被各种伪装网巧妙遮盖起来的102毫米舰炮准确发射穿甲弹,在短短几分钟内,就有6辆“十字军”坦克起火燃烧。

战斗过程中,英国坦克手急切地呼唤炮火支援,但是他们得到的“回应”通常是沉默。因为中午过后,大多数英国部队之间的无线电通讯已经中断。看到部下难有进展,库克伯恩在15时30分又投入了作为预备队的第3伦敦自耕农神枪手团。可是这一路新锐力量却受到了意大利坦克的正面阻击,来者是第132装甲团的两个营,之前它们一直在待命,为的正是对抗敌人这样的新一轮进攻。

这次坦克交战是古比井之战的新高潮,也是最后一幕。1个小时后,炮声渐息,第3伦敦自耕农神枪手团向着东南方向败退,而它的两支友邻部队同样收兵而去。

轴心国军队,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意大利“公羊”装甲师,赢得了“十字军行动”的第一回合。虽然英国人不承认失败,还声称大多数意大利坦克是由德国坦克手驾驶的,甚至说德军的IV号坦克也参与了战斗,但这些话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战斗结束后,第22旅旅长库克伯恩因为行事“鲁莽”而受到了申斥,但是客观来看,第22旅的进攻选择并无太大问题,让英国人始料不及的是意大利守军的士气和决心。

古比井之战发生在“十字军行动”的开局阶段,但其影响是长远的。守住了阵地的“公羊”师在此后几天里继续保持在原位置上,在持续巩固轴心军侧翼的同时极大地牵扯了第7装甲师的力量。可以说从一开始,英军在“十字军行动”中的意图就已经落空了。

版权声明:本文刊于《军事文摘》杂志。作者:鸿 渐。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转自《军事文摘》”。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ngshe99.com/history/1097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