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他是南京大屠杀铁证的主要发现者 如今82岁,被台当局注销户籍

82岁的邵子平,来自台湾,是南京大屠杀铁证“马吉影片”和《拉贝日记》的主要发现者。今年年初,邵子平领到南京为其特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户籍和居民身份证。3月,台湾当局宣布注销他的台湾户籍。 这位来自台湾的老人与南京有着怎样的渊源?他的南京户籍为

原标题:他是南京大屠杀铁证的主要发现者 如今82岁,被台当局注销户籍

82岁的邵子平,来自台湾,是南京大屠杀铁证“马吉影片”和《拉贝日记》的主要发现者。今年年初,邵子平领到南京为其特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户籍和居民身份证。3月,台湾当局宣布注销他的台湾户籍。

这位来自台湾的老人与南京有着怎样的渊源?他的南京户籍为何会引起台湾当局的不满?

少小离乡 一直记得那位“打过他手心的老师”

1936年,邵子平出生在南京鼓楼医院。他的父亲邵毓麟是民国外交官,曾任民国驻日本横滨总领事和驻韩国大使。1948年,12岁的邵子平刚刚升入中学,就随家人远走台湾。他先在台湾大学法学院求学,毕业后留学德国,之后又迁往美国,在联合国会议事务部和行政管理部人事厅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和律师工作。197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重返大陆,重回南京。

那次回南京,邵子平特意回到自己曾经就读的琅琊路小学,希望找到一位名叫吴秀琼的老师。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去找这位老师的时候,他说这位老师为了让他“长记性”,打过他四五下手心。

那次回乡,他还带着父亲邵毓麟的心愿。

邵子平: 中国人老了叶落归根,他对南京也是很有感情的,他有一个最好的朋友葬在南京,我还替他去看过他老朋友的坟墓。他跟我们交代后事就说,适当的时候回葬中国大陆。

记者: 你理解父亲为什么要把自己死后的墓地迁回到家乡去,心里最深处那个情感是什么?

邵子平: 我觉得还是对中国大陆的一种怀念,他在有生之年没有能够回到,所以他说了这个希望。

为家乡忧心 成立组织 找到马吉影片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开始出现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言论,邵子平与一批爱国华人在纽约先后成立了“对日索赔会”与“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旨在搜寻侵华日军南京暴行的罪证,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讨回公道并争得赔偿。

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右翼甚至在美国制作广告公开宣扬南京大屠杀是谎言,爱国华人被激怒。1990年12月26日,邵子平他们在《纽约时报》上刊发了一则广告,向全世界征集南京大屠杀有关资料。一些线索由此浮现,其中最有价值的就是一段拍摄南京大屠杀的胶片,名叫马吉影片。

这段影片的拍摄者名叫约翰马吉,是一位美国牧师,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担任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主席以及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1937年至1938年,他用16毫米家庭摄像机记录下了南京的惨状,成为南京大屠杀的铁证。

1938年2月,时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干事乔治费奇将马吉牧师拍摄的一部分胶片缝在大衣里秘密带出南京。胶片中的近百个画面被翻拍成照片,其中有10幅刊登于1938年5月出版的美国《生活》杂志上。

1946年东京审判期间,62岁的马吉牧师出庭作证,陈述了他目击的种种日军暴行,但审判之后,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马吉影片几乎不曾在任何公开史料或媒体中出现,因为下落不明,被日本污蔑为并不存在的“鬼片”。

南京大屠杀史料征集广告刊发后,乔治费奇当年带到美国播放的影片被重新发现,人们这才开始相信马吉影片是真实存在的。但这段影片是11分钟的剪辑版,而原片显然是证明日军暴行更有力的证据。

邵子平: 日本右翼在找,我们也在找,我们大家展开强烈竞争。而且日本人他们知道怎么找,我们形势上很急迫、很着急,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记者: 当初最初得到那个线索的由头是从哪开始的?

邵子平: 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具体线索。首先只知道马吉牧师属于某一个教会,从纽约找到德克萨斯州,我追到他那个教堂说他已经搬家到纽黑文,说好几年前就死了。我们也很失望就问他的家属呢?他的二儿子叫做马大卫。我说住在什么地方?他说住在纽约一个城叫Rye,我说我就住在Rye,非常凑巧与我们家就隔了三条马路。

1991年7月11日,邵子平如愿见到大卫马吉,因为随父亲在中国度过童年,他有着中国名字马大卫。共同的童年记忆让两人一见如故。他们在堆满杂物的地下室里仔细查找,终于在四个铜盒里,发现了13个小方盒,每个小方盒里盛放着一小卷胶片。

记者: 你怎么才能确定它是有关南京大屠杀?

邵子平: 老马吉牧师工作很谨慎小心,他在电影片外面的方盒子上面写得很清楚,而且都是讲南京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比如一个小孩儿被烧焦了,送到医院里面后来死了。我们就对着光线先看一看,里面就看到那些小的镜头,跟在杂志上发表的那些照片也是一样的。

1991年8月2日,纽约,邵子平所在的“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37分05秒的马吉影片。

寻踪拉贝 三月苦劝 《拉贝日记》公之于众

在马吉牧师的遗物中,邵子平找到了马吉牧师和约翰拉贝家属的通信。这一线索牵引着邵子平前往德国。

约翰拉贝曾是德国西门子公司南京分公司经理,当年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他在安全区内设立了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等26个难民收容所,被称为“中国的辛德勒”。二战之后,他曾因其纳粹身份被逮捕,之后始终远离人们的视线。

在德国,邵子平前后找到了五十几个拉贝,但都和约翰拉贝无关。1995年,美籍华裔作家张纯如也参与寻找。最终他们找到了拉贝的外孙女,莱因哈特夫人,并证实了拉贝日记的存在。但莱因哈特夫人拒绝公开日记,因为外祖父曾经是纳粹党员这伤疤始终是整个家族的隐痛。

邵子平: 她有羞耻感,觉得对他们是不荣誉的事情。我也告诉她,你不应该顾忌。德国人在战后对他们自己侵略的历史批判是相当深的,而且很坦率地承认他们的错误,可是日本人不是这样的,日本人掩饰它,而且淡化他们的罪行,甚至还有欺骗。

邵子平不甘心放弃这份重要史料,他委托德国的同学劝说莱因哈特夫人。三个月后,莱因哈特夫人被说服。

“留在南京的27名西方人士以及中国民众,都对你们士兵在14日所进行的大规模抢劫、强奸和杀戮感到震惊不已。”

“昨天,在光天化日之下,神学院有数名妇女就在一挤满男人、妇女和儿童的大房间的中央被强奸”。

2000多页记录着日军暴行的日记,尘封多年的珍贵史料,被分次寄往美国纽约。1996年12月12日,南京大屠杀59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65岁的莱因哈特夫人在纽约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向世界各国记者展示了拉贝日记,引爆全球媒体。

晚年定居大陆 却因一张特批的大陆身份证被隔海非议

1996年退休之后,邵子平开始把生活重心转向大陆。为感谢邵子平对南京的贡献,2018年12月,南京市为其特批了南京户籍,地址就在其儿时居住的鼓楼区马家街,同时,他还领到了大陆居民身份证,这让2003年就定居大陆的他生活上便利了许多。但今年3月,邵子平入境台湾时,他的中国大陆居民身份被台湾移民署发现。

邵子平: 台湾移民局打电话给我说你是不是有中国大陆户籍?我说有。有没有身份证?也有。

他说那你就必须要选择一个,我说我两个都选。

2019年3月14日,台湾移民署给邵子平发函,废止邵子平的台湾户籍,并通报了13个相关单位。没有了台湾户籍,就没有了在台湾地区选举、罢免、创制、复决、担任军职、公职及其他以在台湾地区设有户籍所衍生相关权利,这让长期从事法务工作的邵子平无法接受,他准备向台湾移民署提起行政诉讼。然而,他的这一举动却招来非议,有人质疑他是想两头捞好处,台湾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更是在4月9日强硬表态,称邵子平想保留两个户籍“门都没有”。

之前,包括全国政协委员凌友诗和中共十九大代表卢丽安等人,都曾因为拥有中国大陆户籍而被废止台湾户籍。针对这次邵子平的台湾户籍被废止事件,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在4月10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专门作出回应。马晓光: 近年来,两岸同胞之间的交流往来日益密切,而民进党当局不仅抱残守缺,而且变本加厉,为此不断设置障碍,他们在涉及两岸同胞的利益之间挖壕、筑墙、断路,严重伤害了台湾民众的利益。

记者: 为什么您不愿意放弃中国大陆的户口?

邵子平: 我说起来也很困难,也觉得很无奈,要逼着我们两选一、靠边、选边站。我觉得对所有老百姓讲起来都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尤其像我们这样对两方面都是有感情的。因此我也觉得现在如果台湾正在考虑大幅修改两岸条例,在这个时候我们趁这个机会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而且请它考虑这个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跟它的所谓基本大法有没有矛盾的现象。我认为是矛盾的。因为那个基本大法里面讲到一个中国,中国大陆也是认为一个中国,所以在这点上大家共同一致。而你现在下面那些小的法律,包括两岸条例里面,它要用种种的方法把人分开。台湾当局现在还看不到它自己现实的问题,我觉得很可惜。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ngshe99.com/history/1092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