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他是水浒四大奸夫唯一的幸存者,睡梁山好汉的女人,却得以善终

水浒一书写遍无数偷情出墙之事,以潘金莲、潘巧云、阎婆惜、贾氏四人红杏出墙最为出色,惹得众好汉走上落草为寇的路。此文单说水浒四大奸夫中唯一的幸存者。 唯一的幸存者
纵观水浒全书,偷汉子的事情屡见不鲜,其中西门庆、潘金莲,裴如海、潘巧云,李固

原标题:他是水浒四大奸夫唯一的幸存者,睡梁山好汉的女人,却得以善终

水浒一书写遍无数偷情出墙之事,以潘金莲、潘巧云、阎婆惜、贾氏四人红杏出墙最为出色,惹得众好汉走上落草为寇的路。此文单说水浒四大奸夫中唯一的幸存者。

唯一的幸存者

纵观水浒全书,偷汉子的事情屡见不鲜,其中西门庆、潘金莲,裴如海、潘巧云,李固、贾氏狼狈之事都被后人津津乐道。六个奸夫淫妇也无一生还,唯独这张文远、阎婆惜这一对,只死了个婊子,张文远不仅给宋江戴了绿帽没死,甚至一度置宋江于死地,可谓宋江克星。比起另一个克星黄文炳被活剐下酒的下场,宋江并没有认为的加害他,施耐庵也没有给他一个不得善终,却是为何?这得从宋江杀人开始说起。

宋三郎杀人

上一篇文已经说过宋江讨阎婆惜作外宅,阎婆惜以宋江私通梁山为由敲诈宋江不果,遭其杀害。(链接接文末)

郓城县令知道得知有杀人事,慌忙升堂。知县以“宋江是个君子诚实的人,如何肯造次杀人”为由把罪名“嫁祸”在帮闲的唐牛儿身上。这满县人都与宋江交好,极力周全宋江,这案子本可就这么蒙混过去。宋江也不会被降罪,更不会逃脱在外上得梁山,于是本文的主人公出现了。

张文远其人

张文远,是宋江的同房押司,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平日只爱去三瓦两舍,学得一身风流倜傥,更兼品竹调丝,无有不会。水浒中风流倜傥的小鲜肉多的是,董平、史进都是这一类人。但能得施耐庵如此描写而且混迹于“三瓦两舍”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靠阿谀奉承登上殿前太尉的高俅,一个是后话里“拐得”李师师的燕青,另一个就是这里的张文远。所以说施耐庵对于张文远的“男人魅力”刻画得是很深的,也无怪可以偷得梁山之首宋江的女人了!

逼上梁山

当日张文远眼看县令要为宋江挣脱官司,提出杀害阎婆惜的凶器是宋江的压衣刀,定要拿宋江来对问。一面唆使阎婆上厅闹腾,扬言去上司告状;一面吓唬知县说阎婆告到州里恐怕不利。知县吃他不住,只得三番五次差都头去宋江家里搜拿,幸得都头朱仝、雷横都和宋江要好,从中调解得以幸免。知县一面申呈本府,一面写下海捕文书捉拿宋江。县里都是和宋江交好之人,都去张三处说宋江的好,张三一来耐不住众人面皮,二则婆娘已死,三来自己平常亦受宋江好处,也就作罢了。朱仝自己凑些银两安抚了阎婆和州里,宋江杀人之事也就结案了。自此,宋江也走上了踏上梁山的第一步。

张文远何以得以善终?

一、偷情性质不同

宋江本只是把阎婆惜讨为外宅,本只是十天半月去一趟。在得知其与张文远勾搭后也只是想“又不是父母匹配的妻室,她若无心恋我,我没来由惹气做甚。”自此一度几个月不去阎婆惜宅上。可见宋江并没有把阎婆惜放在心上,阎婆惜不仅没有家庭地位,宋江对她更没有感情。他俩的结合只是宋江乐善好施的产物,她的偷情自然也没有让宋江面子上有什么难堪不耻。这与潘金莲、潘巧云、贾氏三个为人妻、为人嫂的身份是不同,所以说这个偷情与其他三人偷情性质不同。

二、宋江没有能力、也未必想加害他

当时宋江受限于官司,逃命还顾不上呢,并没有心思、精力去对付张文远。况且宋江本就把阎婆惜视为衣物,早些却经常给张文远好处、关系不浅,按照他的性格,也断然做不出为女人杀同僚的事情。

三、案件性质不同

很多读者认为宋江要杀张文远的原因是宋江是个眦牙必报的人,这个在他日后不顾晁盖反对毅然杀害黄文炳上形成鲜明对比。其实这两个案件本身性质也大为不同。

张文远之告,宋江确实杀人。黄文炳之告,却是莫须有罪名。阎婆惜之案,无非判刑刺配,日后碰上大赦天下也就重作良民了。黄文炳却是直接置宋江于死地,也是逼得他被劫法场,不得不上梁山。

所以说一个张文远、一个黄文炳,两个人一首一尾,一个逼宋江走上反贼的路,一个逼宋江上梁山,并不能一概而论。不杀张文远,是因为宋江刚犯事,日后还有机会重做良民;而黄文炳一番莫须有,直接断送了宋江的未来,既然要上梁山造反了,怎能不除之而后快呢!

戏说奸夫淫妇

想来张文远既能混迹于三瓦同舍,睡过梁山老大的女人还能得以善终,也算的上水浒中的人生赢家了。而眼见耳听宋江梁山往后日益发达,只怕他也是如坐针毡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恐怕日后再飘蓬浮荡的时候可得掂量掂量了!

至于阎婆惜,此案中唯一一个身死的,她本身也是个悲剧人物,或者说她只是应了水浒女主角的杯具主流。

对着一个不喜欢自己,自己更不喜欢的黑矮宋江,自然更爱风流俊俏的张文远了。纵然张文远不如宋江名声家世,她却毅然选择了张文远,可见她对张文远是动了真感情的。可见对于女人而言,在一定的地位金钱基础上,更多的财富也只是个数字,颜值情趣才是关键啊。

你追求真爱可以,但却忘恩负义威胁敲诈宋江就是你的不对了,结局也算咎由自取。

无怪古人盛传“女子无才便是德”,倘那阎婆惜目不识丁,不见那梁山书信,也惹不来这场恩怨啊!

不过这么死在宋三郎手里也好,倘若宋江真给得她黄金田屋,混迹三瓦同舍的张文远又岂能真的娶她?只怕届时的她反倒会寻死腻活后悔起来吧,不如现在一死了之来得痛快!

也叹古时今日,女人追求爱情的路一直这么艰难!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ngshe99.com/history/1067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