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其惟春秋:孙中山挽联背后的微言大义与恩怨情仇(中)

本文共2351字丨阅读全文需要2分钟
孙郎使天下三分,当魏德初萌,
江表岂能忘袭许;
南国是吾家旧物,怨灵修浩荡,
武关无故入盟秦。
——章太炎
章炳麟(号太炎),1903年因发表《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并为邹容《革命军》作序,触怒

原标题:其惟春秋:孙中山挽联背后的微言大义与恩怨情仇(中)

本文共2351字丨阅读全文需要2分钟

孙郎使天下三分,当魏德初萌,

江表岂能忘袭许;

南国是吾家旧物,怨灵修浩荡,

武关无故入盟秦。

——章太炎

章炳麟(号太炎),1903年因发表《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并为邹容《革命军》作序,触怒清廷,被捕入狱。1906年出狱后,孙中山迎其至日本,参加同盟会,主编同盟会机关报《民报》,与改良派展开论战。1911年上海光复后回国,任孙中山总统府枢密顾问。1917年脱离孙中山改组的国民党,在苏州设章氏国学讲习会,以讲学为业。

孙中山在上海与章太炎等合影

章太炎曾经与中山先生共同革命,后因政见不同,两人渐行渐远。但在中山先生逝世后的次日,章就来到中山先生宅邸,担任追悼会筹备处干事,并当即撰写了这副挽联。此联用典较多,需要详细疏通解释一下。

上联“孙郎使天下三分,当魏德初萌,江表岂能忘袭许”,既有古典,也有今典。古典用的是汉末三国之事,建安五年,曹操与袁绍在官渡大战(既联中“魏德初萌”之际,当时曹操势力刚刚兴起,势力比不上袁绍),人称江东“孙郎”的孙策当时曾经密谋出奇兵偷袭许都,端了曹操的老窝,把汉献帝控制在手里,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此计甚巧,可惜尚未来得及实施,孙策为许贡家客所杀。即联中所说“(曹操一方)岂能忘记江表(孙策一方)偷袭许都”。后来孙策及其继任者孙权称霸江东,与曹操、刘备三足鼎立,即联中“孙郎使天下三分”之意。

今典指的是中山先生在民国成立后先后发起讨袁(世凯)复国、讨段(祺瑞)护法之役,与袁世凯、北洋军阀多次交战,彼此之间结下了解不开的仇怨。当时的国内局势也是天下三分,北京的北洋政府,南方国民党人的大元帅大本营,以及关外拥兵自重的张作霖。

下联“南国是吾家旧物,怨灵修浩荡,武关无故入盟秦”,古典用的是战国时楚怀王的典故,楚怀王不听忠臣劝阻,与秦昭襄王会盟于武关,秦昭襄王将其扣押,三年后楚怀王客死于秦。

今典是1924年10月,奉系军阀的张作霖和直系将领冯玉祥联合推翻曹锟为总统的直系军阀政权。 冯玉祥、段祺瑞、张作霖先后电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孙中山接受邀请,于11月离开广州北上,先抵上海,再绕道日本赴天津。12月底扶病到达北京,次年3月12日在北京病逝。

章太炎

章太炎对孙中山与北洋军阀之间又战又和、首鼠两端的做法很不满意,他认为北洋军阀绝无捐弃前嫌、与孙中山精诚合作的打算,即联中所说“岂能忘江表袭许”,你孙中山和北洋系打过好几仗,人家还记着仇呢。下联中章太炎将中山先生比作客死秦国的楚怀王,将邀请先生北上的段祺瑞等比作背信弃义的秦国,国民党人不满意,北洋系也不满意,何况在敬悼逝者的挽联中使用了“孙郎”这样不甚妥当的称呼,也不合时宜。所以章太炎的这幅挽联尽管水平很高,流传很广,但当时未被允许悬挂在中山先生灵堂内。

后来有用心险恶者,利用两人之间政治上的过节,伪托章太炎之名,在社会上传布章氏的所谓另一副挽联:举国尽苏俄,赤化不如陈独秀;满朝皆义子,碧云应继魏忠贤。极尽污蔑、嘲讽之能事,章太炎登报声明予以否认。1929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修建中山陵,举行中山先生奉安大典。章太炎又撰写挽联一幅,词曰:洪以甲子灭,公以乙丑殂,六十年间成败异;生袭中山称,死伴孝陵葬,一匡天下古今同。语气较第一幅恭敬了许多。

英雄作事无他,只坚忍一心,

能全世界能全我;

自古成功有几,正创痍满目,

半哭苍生半哭公。

——杨度

说不尽的杨度

杨度字皙子,号虎公,湖南湘潭人,乃当世奇人。中山先生誉为“才气纵横之士”,梁启超称为“典型的湖湘秀才”,袁世凯称为“旷代逸才”。1905年,孙中山与杨度在东京会晤,二人就中国革命问题辩论了三天三夜,杨度不赞成孙中山的革命主张,但他将黄兴介绍给孙中山,促成了后来的孙黄合作和中国同盟会成立。

杨度先是倡导革命,后来转向立宪,尤其令人诟病的是他发起组织“筹安会”,为袁世凯复辟帝制摇旗呐喊,被誉为“洪宪祸首”。袁世凯临死前曾大呼“杨度误我”。袁世凯死后,杨度作挽联一幅悬于袁之灵前,明为吊唁,实为申辩:共和误民国,民国误共和,百世而后,再平此狱;君宪负明公,明公负君宪,九泉之下,三复斯言。杨度后来也意识到自己立宪的主张行不通,对中山先生的革命事业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上联赞扬中山先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崇高革命精神,下联反映出杨度对革命前途深感忧虑, 对革命能否成功很不乐观。1931年冬,已经加入中共的杨度在他逝世前几天, 曾自作挽联一幅,词云:帝道真如,而今都成过去事;医民救国,继起自有后来人。

共和告成,溯厥本源,

首功自来推人世;

革命而往,无间终始,

大年不假问苍天。

——段祺瑞

孙中山是应段祺瑞的邀请,北上共商国事,病逝于北京的,身为东道主的段祺瑞当然不能没有挽联。段祺瑞此联看似寻常,其实暗藏玄机。下联赞扬中山先生对革命的坚韧不拔、屡挫屡战,惋惜他天不假年,不得长寿(“大年”典出《庄子·逍遥游》“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无甚隐语。上联的玄机暗藏在“共和”和“首功”两个词上。

段祺瑞一生自诩“三造共和”

1916年,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总统,段祺瑞任国务总理,掌握实权。第二年5月,黎元洪得到张勋支持,免去段祺瑞的国务总理职位,但段通电否认此令有效,仍以国务总理自居。同年7月1日,张勋拥溥仪复辟,7月4日,段祺瑞以讨逆军总司令名义,在天津马厂誓师讨伐张勋。张勋的辫子兵仅仅打了六天就全军溃败,段祺瑞重掌政权,自诩对民国有“再造共和”之功(段祺瑞一生自诩在辛亥革命、洪宪帝制、张勋助溥仪复辟时“三造共和”)。上联强调“共和”“首功”二词,潜台词是创立共和的“首功”是你孙中山的,但我段祺瑞也三次“再造共和”,至少也能排在第二吧,暗中又把自己吹嘘表扬了一把。

本文系中国国家历史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小编微信号zggjls01,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ngshe99.com/history/1067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