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8件事揭袁世凯待人接物处理棘手问题水平有多高

百年难遇、具有帝王雄才的霸道人物往往有一个特征。
他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件小事就能将人彻底震慑住,并且让人终身铭记。
袁世凯就是这样的人物。 正因为如此,很多晚清、民国时期的大人物在评说袁世凯时,总是或赞叹或惊愕或战栗或难以

原标题:8件事揭袁世凯待人接物处理棘手问题水平有多高

百年难遇、具有帝王雄才的霸道人物往往有一个特征。

他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件小事就能将人彻底震慑住,并且让人终身铭记。

袁世凯就是这样的人物。

正因为如此,很多晚清、民国时期的大人物在评说袁世凯时,总是或赞叹或惊愕或战栗或难以置信地提及袁世凯身上的一些细节。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细节足能呈现出此人百年难遇的成色。

确实如此,品读袁世凯,你会发现由他演绎的一些细节小事的确摄人心魄、震撼心智,即便百年后,依然能强烈地洗涤人、冲击人。

童年

袁世凯是在叔父袁保庆身边长大的,对他而言,这是一种幸运。

在袁氏家族里,袁保庆算是有出息的,早早地就开始跟着堂叔袁甲三办团练,剿捻匪。因为这个,童年的袁世凯没少见识杀伐决断的场面。

据说,五岁那年,袁世凯就被袁保庆领上了袁寨碉楼,去观看袁家军和捻匪的攻防恶战。

五岁小童的表现如何呢?

毫无畏惧之色。

袁保庆说这是一种熏陶。

捻匪被剿灭后,袁保庆带着袁世凯走南闯北,开拓眼界,还专门聘请了老先生王志清来给袁世凯当启蒙老师。

然而天生不好文墨的袁世凯很快便搞了一出“曹操”式的恶作剧。

一日,他佯装肚子疼向王志清请假,得逞后便埋伏在王志清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晚上,待王志清出现后,袁世凯便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大把萤火虫搓碎涂抹到脸上,然后悄无声息地向老先生走去。

见到这个满脸闪烁荧光的怪物,王志清以为碰到了鬼魂,吓逃的如丧家之犬。

对于此类劣迹,袁保庆从不惩罚袁世凯,相反把一生的带兵经验和官场心得编成了一本名叫《自乂琐言》的书,向袁世凯倾囊相授。

据说,宦海沉浮一生,袁世凯始终铭记并践行着其中的一段话——官场如戏场。

善做戏者,忠孝节义都能演得情景毕见,使闻者动心睹者流涕。要是连这样的好角色都没有,官场岂不为优伶所窃笑?

智逃

袁世凯崭露头角是在朝鲜,但朝鲜也曾让他身陷险境。

1894年,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日本出兵干涉,清廷在出兵弹压和外交斡旋间犹豫不决。

到清廷终于同意将袁世凯调回国内时,他已身陷日军重围。

据说,袁世凯究竟是怎么插翅飞掉的,曾困扰了日本军政界很长时间。

原来,身陷险境的袁世凯早早地就为日本人预演一出“逃出生天”的好戏。

在等待清廷准其回国的那段时间,袁世凯一连多天,每天都要派一龙姓统兵官乘一顶绿呢肩舆小轿频频来往于仁川至汉城之间。

封锁汉城水陆要道的日军,天天见到这样一顶名不见经传的绿呢小轿,检查几次后,便习以为常,任其往来了。

袁世凯接到准其回国的命令后,随即变服易装,偷梁换柱地坐进了这顶一直在演戏的绿呢小轿。

从汉城到仁川港口,一路竟畅行无阻。

兼听

袁世凯升任山东巡抚后,为了了解山东全省各府、州县官民的实情,时常派员分头去密查。

但他的做法颇为独特。

无论要调查什么事,他总是先派一个人去,接着再派另一个人去执行同样的任务。

这两人都对他单独负责,彼此之间谁也不知道还有另一个人在执行同样的任务。

如果两人最终调查出的结果不同,袁世凯会不动声色地再派出第三、第四个人去执行同样的任务。

然后再把这次调查的结果和上次的互相对照,直到呈现出一致性的真相。

之后便是对查报准确的给予奖励,对谎报不实的给予严惩。

用人查事,以事验人,最聪明的办法往往是最笨的办法。

据说,袁世凯认为这是他最得意的行事之策,教育子女时,他时常以此为例:

“做一个长官,最要紧的是洞悉下情,只有这样,才能够举措适当。如果受到下边的蒙蔽,那就成了一个瞎子,瞎子是要办坏事的。”

钻空子

庚子年的乱局中,袁世凯留下的机智轶事特别多。

在大局上,他下出了极漂亮的一盘棋,乱局正凶时他保存了武卫右军的实力,乱局平息后又他又凸显了唯武卫军可用的现实。

然而,想达成这样一种先抗命后又扬威的效果谈何容易。

最具体的一个问题,慈禧要招抚义和团,照办山东必乱,山东一乱,保存实力就是妄谈。

怎么才能既剿杀义和团肃清地方,又不落下抗命的罪名呢?

据说,有一天,一统兵官接到袁世凯的命令,要他领兵前往某州剿匪。行前,统兵官拜见袁世凯,请示如何办理。

袁世凯煞有介事地说:“我是命令你去查办假义和团,可不是要你去剿灭真义和团。奉朝廷的旨意,真义和团咱们得招抚扶持,懂吗?”

听袁世凯这么说,统兵官懵圈了。

他问:“大帅,如何分别义和团真假?”

袁世凯虎目一瞪,训斥道:“真假都分不清,你还带什么兵。”

训斥完,袁世凯紧接着对另一先锋官说:”告诉他,怎么分辨真假。“

先锋官道:”遇到义和团,只管开枪迎击,枪能打死的必是假义和团,真义和团刀枪不入,我们朝他们开枪,只能扬他们威风。“

这时候,袁世凯又问:”懂了吗?“

统兵官直接跪服。

巧取

庚子之乱后,袁世凯升任直隶总督。

为了进一步讨慈禧欢心,袁世凯接了个很难办的差事,筹款置办宫中急需的器物陈设(原先的在庚子之乱中毁掉了)。

因为直隶已拿不出钱来,袁世凯只好召集藩、臬、司、道等各级官员前来商议,看他们能否把私人钱款暂借出来一用,日后再陆续归还。

各级官员视袁世凯的说法为割肉,当然不干,于是纷纷哭穷。

袁世凯没有强求,客客气气地端茶送客了。

谁也没想到,各级官员这边刚走,那边袁世凯便派人去了天津各大票号。

袁世凯这是想干什么呢?

这些派出去的探子到天津各票号名义上是为官府办存款,实际上是想摸清各级官员存在各票号的家底。

怎么摸呢?

好办。

袁世凯的探子一方面声称他们手里将陆续有大款项要存,另一方面又声称票号给的利息不够高。

各票号在巨大的诱惑面前纷纷发毒誓,给的利息绝对是最高的,不信可以看给各位大员的存款利息。

这一看不得了,各级官员存在各票号的家底跟着就被套了个底朝天。

拿到把柄后,袁世凯随即将这些账目查封,完了便将各级官员重新召回。

当着这些不愿割肉的官员,袁世凯说,诸公没钱,袁某人是知道的,这些票号太可恶,竟敢冒用诸公的名义招摇撞骗。

为了惩戒这些不法之徒,还诸公清白,袁某人已经查封了这些冒名顶替的存款,诸公不用再为筹款心烦,这些存款已被征用了。

肥肉就这么被巧割下来了,各位大员想改成借,还得反过来暗地里去求袁世凯。

好一个敬酒不吃吃罚酒。

输诚

很多人并没有理解男儿膝下有黄金的真义。

因为很多人只在乎膝下的尊严,却忽略了它是输诚的利器。

1907年,袁世凯调任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当时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凡新调任进京的官员照例要逐一拜访京城的老资格。

遵循惯例,一天,袁世凯来到一满族官员增崇府邸拜访,增崇叫出自己的小儿子察存耆见客。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当时还是小孩子的察存耆记了一辈子——

察存耆进门后,向前抢行到袁世凯跟前,认认真真地给袁世凯请了一个安,叫一声”大爷“。

让察存耆没料到的是,转瞬间,只见袁世凯迅速离了他的客位,也照样抢前几步,跟着就还安如礼,嘴里连连说”不敢、不敢“。

见袁世凯如此谦恭,增崇连忙说:”小孩子,大哥客气了。“

袁世凯却紧紧地拉着察存耆的双手,连声说:”老弟好,老弟好!老弟真英俊!老弟真英俊!”

完了,回头又对增崇说:“让我们先谈一谈。”

之后,袁世凯便问察存耆:“经书都读过吗?”

察存耆说:“现在才读《周礼》,《易经》还未读。”

袁世凯说:“读经要慢慢来,不可太快。老弟需要些什么书,我可以送过来。”

如此谈了一番,最后袁世凯又对增崇说:”世兄真聪明,好得很!好得很!打扰老弟用功。“

退出来后,联想到见到的其他朝中大员无一不傲慢神气,察存耆便将见袁世凯的情景感慨地告诉了老师。

老师听完亦感慨:”这才是真正干才!令人佩服,让人生畏呀!“

话音刚落,袁世凯便送来了五大木板箱的书,大红名帖上写着”袁世凯“三个字,外加墨笔写的”世愚弟“三个小字。

察存耆说,待一孩童尚且如此,可见袁世凯多善下结交之功。

用坏

这是周建人讲的一个故事。

说袁世凯还没做总统时,有个喜好,没有劣迹、污点的人,不用,反忌。

每每有人想投奔他,托他荐事情,佣人便要把来人引入一间书房里等候。

这间书房是特意为验人准备的,里面陈设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古玩,而且还故意要弄出杂乱无章的效果。

来人长久在书房里等候,无聊之时难免会看这些东西。

这时候,袁世凯会特意派人在间壁窥看,如果来人忍不住偷拿一两样,就有被重用的希望,否则希望将大减。

据说,袁世凯的心得是这样的,不做坏事、不贪财的人,必定难驾驭。

不染小污必有大志,这种人太干净,乱世最易不近人情世故,用之易折,易叛,不如信托小人,捏大小人。

市恩

什么是市恩?

不经意间让别人铭记你的好。

市恩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让别人感激的同时更感到恐惧。

林长民,也就是民国女神林徽因的父亲,曾长期在参众两院任秘书长。国会解散后,袁世凯继续任命他为参政院秘书长。

期间,林父病重,袁世凯送去人参、鹿茸、皮货等贵重物品,总价在两三千两银子。

这不算什么,关键是林父在上海病逝后,林长民奔完丧到袁世凯那里销假,结果袁世凯在百般宽慰后,做了一件”小事“。

他居然当场将林长民亲自撰写并登在报纸上的哀启,从头到尾一字不差地背了下来,完了还叹息不已。

见到这情景,林长民是什么反应呢?

先惊讶,接着佩服,完了开始伤感,最后感戴不尽地对着袁世凯跪地而拜,痛哭不已。

然而,将袁世凯的恩情铭记在心后,不久,林长民的心中就生出了万分恐惧。

为此,林长民曾对朋友说,袁大总统于日理万机外,对这样一个与军国大事毫不相涉的哀启,竟能做到强记面讼。

他对我看重到如此地步,我若不从他,他怕会要我的命啊!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ngshe99.com/history/1067388.html